西格马尔·加布里尔在德国亚太商业协会第97届“东亚宴会”活动中发表的演讲

2017316日,星期五

自由汉萨城汉堡市政厅

 

尊敬的弗赖先生,
尊敬的霍希先生,

汉堡市议会和德国联邦议会的议员女士、议员先生们,

各位阁下,

女士们、先生们!

  首先我要感谢弗赖先生第二次邀请我参加东亚宴会活动。

  上一次参加是2009年。那次活动是在汉堡港口举行的。比起亚太商业协会成立时的二十世纪初,现在的汉堡港当然是大不一样了。汉堡港已发展成为欧洲最先进的港口之一,而且至今仍是汉堡乃至德国的通往世界之门。而亚洲对这个世界的影响越来越大。

  亚太商业协会的商人们早在117年前就对此心知肚明。协会的官方大事记指出,协会成立的原因之一是对德国的政治和经济具有重要影响的群体依然在低估东亚的意义

  令人遗憾的是,虽然其间做了不少工作,当时这一分析仍在很大程度上反映在现实当中。欧洲的未来、跨大西洋关系、周边如乌克兰和叙利亚发生的各种危机——这些问题在内政和外交上吸引了我们大量的注意力。即便如此亚洲和与亚洲合作的机遇仍不应消失在我们的视野之外。

  我相信,无论是现在还是将来,亚洲对于德国欧洲的未来而言都是一个关键地区。这绝不仅仅关系到德国,它同时关系到欧洲的前景。不过这也要求欧洲变得更加强大。我们不妨坦言:亚洲、华盛顿和莫斯科所关注的更多的是德国而不是欧洲。但在未来的世界里,我们只有通过一个统一发出的、欧洲的声音才能让人听到。在未来的世界里,亚洲、拉丁美洲和非洲将不断增长,而我们却会萎缩。因此即便是一个强大的德国的声音也将无人倾听。我们的子孙需要依靠我们将这个欧洲聚拢在一起。我认为这对世界东方而言也是一个重要讯息。

  出于以上原因,德国和欧洲都需要为亚洲政策重新定位。我们要加强与亚洲的关系,尤其要从战略的高度塑造这一关系。这方面我们也可以向其他国家学习——比如中国就有一个战略,而我们当然是这个战略中的一部分。这并不是什么坏事。但如果欧洲也被包括在其中就更好了。我们还应当扩展自己的战略视角,不仅以中国为对象,而是以整个亚洲大陆为对象。这是一项现在就应着手的工作。

 

女士们、先生们!

  当我们将目光投向亚洲时,我们看到的是一个超级世界。

-       亚洲是世界最大经济体的家园,也是增长速度最快的市场。

-       在亚洲生活着45亿人口,因此也是全球人口最多的地区。

-       全球船运货物的一半在亚洲装卸。十个最大的集装箱港口中有九个在亚洲。前二十名的榜单上才出现欧洲港口,而汉堡当然榜上有名!

 

女士们、先生们!

  这些令人瞩目的数字说明,我们正在见证一个世界新格局的形成。世界经济的重心不断移向亚洲。

  不过我们也不应受这些数字的误导,过于简单地看待这一地区。女士们、先生们!作为亚洲通,诸位对此再了解不过了:亚太地区绝非整齐划一,而是充满了动力和多样性。而这正是该地区的特点。

 

-       亚洲是绿色能源的最大投资者,同时也是全球最大的煤炭消费者。

-       亚洲拥有最多的互联网用户,但只有37%的人口能够上网。在欧洲则为77%

-       最近几十年里,亚洲的脱贫人数超过以往任何时候,但这里仍拥有世界贫困人口的60%

-       在城镇化方面的情况类似:亚洲的城市人口最多,而亚洲的多数人口仍生活在乡村。

-       世界人口的60%生活在亚洲。在世界人口不断增长的时候,欧洲人口却在萎缩。不过,如果以印度为例,这也意味着每年它必须为涌向就业市场的年轻人创造大约1000万个就业职位。

 

女士们、先生们!

  只有以更加敏锐和细致的目光审视亚洲,我们才能更好地理解其复杂性和多样性,并从中得出结论。为此我们需要在某些方面做出深度调整,需要同以前我们熟悉的一些亚洲观念告别。

 

  这一点无疑适用于经济层面。几十年来,我们一直把亚洲——而特别是中国——视为我们的产品市场和廉价工厂。这本身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错误。例如,目前大众公司仅在中国就售出其产量的40%。但中国早已走上技术出口之路。这样做是正确的,因为这个国家不想仅仅成为一个集市,而是要给它的人民带来经济增长、富裕繁荣和越来越多的社会保障。不过要想实现这一目标,中国必须依靠自己壮大力量。其他亚洲国家走的是同样的路。它们既是伙伴,也是竞争对手。

  前边所说的调整也适用于政治层面。长期以来,我们对中国一直格外关注。中国当然是一个举足轻重的行动方,但在这方面的道理是一样的:我们应当更加有意识地将亚洲视为多面体,并将之体现在我们的政策中。亚洲拥有:

-       世界最大的民主政体印度;

-       世界最大的穆斯林民主政体印度尼西亚;

-       在亚太地区,我们不仅见证走向民主的觉醒,同时也看到脆弱的转型进程,甚至是倒退。

 

  该地区具有政治多样性,同时在安全政策领域也面临许多挑战。

  朝鲜半岛的局势当然备受瞩目。北朝鲜政权推行的是不负责任的、藐视人性的政策,同时还在激化矛盾。

  亚太地区的军费支出在过去十年里增加了62%,这也是一个明显的信号:由领土争端等问题引起的紧张局势无疑给该地区增加了不安与不快。

  亚洲也建起了自己的区域机构网络。其中最突出的是东盟(ASEAN)。

 

女士们、先生们!

  以上当然仅仅是我们在亚洲目睹的发展情况的简单勾勒。

  时至今日,我们仍然无法准确预见该地区的政治、经济、生态和社会发展之间的相互作用将引起什么后果。

  同时我们也无法准确预见印度和中国等亚洲大国的崛起对国际政治的影响。

 

  尽管存在如此多的不确定因素,有一点是肯定的:亚洲当前出现的巨大变革必将对德国和欧洲产生重大影响。

  这意味着对我们自身的未来而言,亚洲是一个关键地区。战胜全球挑战已无法单纯依靠二战后建立起来的旧机制,而要依靠亚洲的参与。

 

女士们、先生们!

  我相信,我们需要对自己的亚洲政策重新做出战略性的定位,因为我们不想也不能作那里发展的旁观者,轻信我们能像以往那么长时间里一样,自然而然地得益其中。至少这称不上什么政策。属于亚洲的世纪已经开始。考虑到其发展将对我们产生的影响,我们应当发挥自己的作用并参与其中,而不应将舞台拱手让人。

  鉴于前面提到的亚洲的高度活跃性、不确定性和复杂性,对亚洲政策所做的必要的重新定位不应是固定、僵硬的,而应当是灵活应变的。尽管如此,我们仍然需要一个基于我们的价值观和利益的指导方针。

  还有一点非常清楚:在国际舞台上,没有任何一个欧盟成员国拥有足够的能力和影响与来自亚洲的力量长期抗衡,无论这个国家有多大。

  或者从积极的角度来说:只团结起来,我们欧洲人就能与亚洲伙伴一道使我们在亚洲的利益得到最好的体现。

  当然,尤其是在对亚洲的贸易关系中,欧洲国家之间存在许多竞争。否认这一点便过于天真了。但是我们在这一领域也拥有大量的共同利益:例如追求开放市场、取消贸易壁垒以及开展基于规则的、自由但公平的贸易活动。

  因此,我并不将亚洲视为对欧洲团结造成威胁的一个大陆,尽管有些发展变化令人感到陌生。欧洲有一个由16个国家与中国共同开展合作的群体,其中有些国家是欧盟成员。这一群体在欧洲被称为16+1,而中国则称之为1+16。这侧面反映出:有理由自信的不仅是我们,其他国家也有理由自信。我认为认识到这一点是确定共同利益的前提。

  欧洲人必须共同行动才能得到严肃对待,这一点恰体现在对亚洲的关系上。这应当对我们形成一种鞭策,在欧洲的框架中将我们在亚洲的行动协调起来,因为在未来的世界里,只有通过一个统一的、欧洲的声音发声,我们的声音才能被听到。

 

***

 

女士们、先生们!

  我认为,我们的亚洲政策应以下列主题为引导:

  第一:我们要加强可靠的自由贸易规则

其意义对于在座的商界人士而言是显而易见的:一个可靠的、具有法律约束力的框架为诸位通过与亚洲的合作开发该地区的巨大潜能提供可能。双方经济的紧密交织现在就已达到空前的程度:德国有200多万个就业岗位直接依赖于对亚洲的贸易。

  应该承认,有一段时间我们欧洲人在与亚洲讨论贸易政策方面显得有些滞后。但现在美国决定将《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打入冷宫,代之以与单个国家达成交易。这不是我们想走的路!我们的愿望是将我们与亚洲在贸易政策方面的关系建立在可靠和可持续的基础之上。事实上,当有人扬长而去时,自会有其他人坐下来谈。我认为,这正是我们现在该做的事。坐下来谈而不是对自贸协定心存戒惧。实际上,欧盟成员国应该问问欧盟经济事务专员需要多少人手并为她提供这些人员。这样我们就可以加快与亚洲国家签订自由贸易协定的速度。

  德国国内针对与加拿大的自贸协定有过激烈的辩论。设想一下,如果德国在这样的情况下为协定的签署设置障碍,欧盟则是拂袖而去,那么这会令我们在全球经济界颜面尽失,此后谁都不会将我们看作值得严肃对待的伙伴。从这个角度也可看出,与加拿大达成协议有多么重要。

  虽然如此,我们至今仅与韩国签有自贸协定。我们在这一领域必须有所进步。我们必须明显加快速度。

  欧盟与新加坡和越南的谈判已经结束。与日本应当迅速达成协议。与印度尼西亚和印度的谈判虽然还处于初始阶段,也同样应当向前推进。

  最后我们还需要尽快与中国签署投资协定,以此保证双方企业获得公平的市场准入条件,因为自由和公平的贸易也是我们追求的目标!有鉴于其他一些国家不再热衷于自由贸易,此举一旦成功,可能会为欧盟在达成大范围的、共同的自由贸易前景方面取得进展奠定基础。

  我们与亚洲在贸易政策方面的关系的核心也包括为全球化设立规则,但不是以生态环境、雇员权利、社会保障和文化多元为代价。

 

女士们、先生们!

  主动建立标准强于等待别人建立标准,然后去遵守。

  不是说我们欧洲人只需要表明一下自己的愿望,一切便会水到渠成。我们也必须肯于通过礼貌但有力的方式维护自己的利益。明确的立场也许会在短期内引起对方的不悦,但表明利益是取得利益均衡的前提。

  第二:亚洲政策的重新定位应当推动亚洲以和平的方式解决争端

  在欧洲,我们刚刚经历了以单边和武力方式重新划定边界给整个大陆带来的巨大震荡。

  因此我们欧洲人应当尤其在亚洲等地积极促进以对话缓和紧张局势,提倡通过法院和仲裁法庭等国际法律机制将正在形成的冲突控制住。

  因此我们支持该地区的相关各方不仅利用这些和平手段,而且尊重中立的国际机构的裁决。

  我们要发挥作用,加强亚洲的海洋安全。这不仅对航海具有重要意义,同时也有利于整个地区的稳定。

  我们欧洲人还有一个深刻的体会:将大小国家纳入一个地区性的国家联盟是获得和平与繁荣的秘诀。

  第三:所以我们要加强亚洲的地区机构,同时扩大亚洲在国际机构中的参与

  在欧洲,我们用了几十年的时间建设这样的机构。欧盟的奠基者虽然怀有欧洲统一的愿景,但具体的机制却是一步步建立起来的。德国愿意通过做东盟优先伙伴等方式发挥自己的作用、支持亚洲的努力。

  同时我们也需要将亚洲国家牢固地纳入全球治理架构。因为没有亚洲的参与,应对气候变化、减少贫困与饥饿以及促进全球公平的进程便不可能取得进步。

  但我们不得不认识到,1945年以后建立起的世界秩序不再被所有国家视为理所当然,特别是来自亚洲的国家。对此我认为在某种程度上是可以理解的,因为世界在最近几十年毕竟发生了变化。那些经济不断增长的地区自然更明确地表达出其参与行动和参与决定的要求。它们有这样做的权利。

  上个月在波恩举行的G20外长会议就是一种体现。出席会议的20个国家中有6个来自亚太地区。

  我认为这要求是我们必须面对的。我们必须让亚洲国家更多地参与联合国以及各种正式和非正式论坛的工作,努力使这些国家愿意为解决全球问题做出自己的一份贡献。

  为新组成的地区机制提供支持同样重要。这也是德国和许多其他欧洲伙伴加入亚投行的一个原因。

  第四:对亚洲政策的重新定位应当以我们主张和捍卫的普世价值为导向。当世界新格局正在形成时,我们不仅看到利益之间的对立,也看到价值和秩序观念的激烈竞争。某些人甚至宣称,西方的价值观已经过时。这也不是什么秘密。有些人猜测,西方价值观的后面是双重标准和隐蔽的利益。这种想法也并非显得全无道理。

  我们必须通过自己的政策以值得信服的方式证实这种猜测的谬误。我们必须明确指出,这些所谓的西方价值观并不受地理的局限。有时候,那些在西方国家之外的为民主和自由而战的人们对这些价值的呼声甚至超过某些西方国家。我们还应当清楚地指出,这些价值不仅没有处于多极世界秩序的对立面,而且还是我们与世界开展合作的组成部分。因此我认为,德国人和欧洲人必须旗帜鲜明地强调我们这些价值的普适性。我们不应将其强加给任何人,但同时我们也不应避而不谈或轻描淡写。我们必须将它们引入与亚洲伙伴的合作。不是采取咄咄逼人的方式,更不用说以傲慢和说教的姿态,而是以恰当的方式和坚定的态度。

 

***

 

女士们、先生们!

  基于规则的贸易往来、以和平的方式争取利益均衡、加强地区一体化、支持亚洲国家承担更多的全球责任以及维护普世价值:这就是德国以及欧洲的亚洲政策重新定位的主旋律。

  是的,这里边不是所有的一切都是新的,也不应该一切都是新的,因为我们对亚洲的关系已经有了坚实的基础。

  还有一点是肯定的:增加对亚洲的重视并不意味着我们会减少针对世界其他地区和伙伴付出的努力,更不意味着跨大西洋关系的意义有所减少。增加对亚洲的重视也不等同于美国前一段时间用来描述其亚洲政策时所说的转向pivot)。

  我们的目的更多的是增加自身政策的战略性,加强与亚洲的关系。

  我们也将从组织机构上为此创造条件。我们在亚洲的38个使领馆已经形成了一个紧密的网络。我们在柏林的德国外交部也将做出改进——在与亚洲的交往中,语言和文化能力以及关于这个地区的知识和经验非常重要。因此我们决定,加强外交部在这方面的能力并通过新成立一个亚太司将这些能力汇聚在一起。

 

女士们、先生们!

  如果我们能成功在亚太地区、德国和欧洲加强各种伙伴关系,我们的亚洲政策才是成功的。

  女士们、先生们:我们需要与各位、与德国和德国亚洲经济圈伙伴关系,因为归根结底,是你们在上述伙伴关系起决定性作用。诸位是仍属飞速增长的经济的参与者,但也早已开始感受到竞争的压力。也正是诸位把握住了亚洲提供的机遇。

  而作为德国政府,我们希望一直是您事业的良好伙伴。比如说我们为外国、尤其是亚洲具有重要战略意义的大型私营经济项目提供支持,不仅通过为人熟知的赫尔梅斯出口信用保险。总体来看,我们近年来推动对外经济的手段显著增多了。

  在亚洲政策方面,我们还要加强欧洲内部的协调,因为只有一个共同的欧洲的亚洲政策才能获得倾听。

  我认为,说到底,我们只有与亚洲伙伴一起共同努力才能成功地推进亚洲政策的重新定位。因此我前边所说的一切首先是向我们在亚洲的朋友和伙伴提出的合作建议。

 

***

 

女士们、先生们!

  117年前,当汉堡的商人将目光投向亚洲时,心中没有怯懦。而今天也同样没有怯懦的理由,因为我们手中拥有许多可以提供给世界、提供给亚洲的东西,而亚洲也有许多可以提供给我们的东西。作为德国人、但首先是作为欧洲人,让我们共同行动起来。

  谢谢大家。

第97届“东亚宴会”活动

G20外长会议在波恩